圣墟 > 圣墟 > 第四百六十一章 装大了

第四百六十一章 装大了

  星空中,原兽平台响起一片狼嚎声。

  “天啊,高等星球上年轻一代第一人,最强道统的【圣墟】圣女,居然屈服在那个土著的【圣墟】魔爪之下!”

  “上天啊,你赶紧降下雷霆劈死那个孽畜吧,让我来,取而代之,让他消失,圣女是【圣墟】我的【圣墟】!”

  “神啊,我心中的【圣墟】女神都被那混账拍写真集了,劈死他吧,啊啊啊……楚风神人,求给我一套写真集!”

  黎琳嗓音柔美,唱起来很甜,居然听从那个土著的【圣墟】命令在清唱,让原始有平台上一群人哀嚎,如同饿狼在叫。

  尤其是【圣墟】,刚才楚风可是【圣墟】提到写真集,让一群人眼睛都红了,想拍死楚风,怎么能如此亵渎圣女?真是【圣墟】嫉妒羡慕恨。

  很多人简直像是【圣墟】打了圣凰血,眼神骇人。

  这动听的【圣墟】歌声响彻平台,很多人在录制,显而易见,就是【圣墟】那些以研究音波为主的【圣墟】进化圣地的【圣墟】杰出弟子新发布的【圣墟】歌曲都没这么受欢迎。

  当然,也有很多人悲愤到要发疯了,叫嚷着,一定要屠掉那个土著,不能接受这种残酷的【圣墟】结果。

  “黎琳圣女在以身饲魔,我不能忍受,我现在就踏上星路,去救女神!”

  纵然知道,抵达地球需要在一年半载之后,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带着无边怨愤与怒火上路,要去屠魔。

  地球外,黑脸大汉剑圣端木眼神早已变了,眼中混沌弥漫,瞳孔雷电交织,圣人发怒,天象恐怖!

  他就是【圣墟】为故人门中的【圣墟】圣女黎琳而来,居然见到这样一幕,那圣女在被逼着唱无敌是【圣墟】多么寂寞!

  锵!

  一道剑光喷薄,照亮太阳系,太璀璨了!

  地球,蓬莱岛屿上。

  一群人都被镇住,实力弱的【圣墟】人瑟瑟发抖,小腿肚子都在转筋,惊吓过度。

  楚风,居然有这么大的【圣墟】来头?一些人释然,难怪他崛起这么快,竟有如此背景,顿时让他们头皮发麻,一阵惊悚。

  蓬莱以正统自居,可如果楚风真是【圣墟】嫡系血脉归来,他们这些人不就是【圣墟】笑话吗?!

  就在这时天空中剑光刺目,贯通而下,慑人无比,简直要划破古今未来,斩断岁月长河,得证永恒!

  “啊……”

  前方,不少蓬莱进化者都惊吓过度,那是【圣墟】真正的【圣墟】圣光,压迫他们要窒息,很多人直接瘫软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  煌煌剑光,宛若大日焚烧,而后炸开!

  接着,所有光都喷薄下来,即将要把五色大船淹没,惊天动地!

  这一刻,楚风寒毛倒竖,说不紧张那是【圣墟】不可能的【圣墟】,此刻他觉得一脚迈入冥界中,跟死亡如此的【圣墟】临近。

  他虽然看着冷酷,一副无情神魔般的【圣墟】气质,但其实脸颊发木,被那股气机压迫的【圣墟】改变不了表情,甚至连身子都发僵。

  然而,这种姿态落在蓬莱众人眼中,那可真是【圣墟】敬畏如天神,那是【圣墟】无敌之气韵!

  很多人相信,他召唤来了不死的【圣墟】圣者!

  “造孽啊,我早就说过,祖训不可违,我们是【圣墟】仆从,所有的【圣墟】一切都是【圣墟】当年的【圣墟】主上赐予的【圣墟】,呼吸法、药田、秘宝等,所有东西都是【圣墟】那一脉的【圣墟】,无偿给我们用,结果我们却恩将仇报,想反噬,如今报应来了。”

  有老者面色惨白,声音都在打颤。

  喀嚓!

  轰!

  刺目的【圣墟】圣光在楚风头顶上方不远处炸开,雷霆爆响,各种炫目的【圣墟】符文浮现,疯狂交织,耀眼到极点。

  那是【圣墟】地球的【圣墟】场域符号,在跟惊天的【圣墟】剑光碰撞,造成无边骇人景象。

  楚风一动不动,被灭世般的【圣墟】雷霆、剑光、符号等环绕,他岿然不动,在这种景象下,他真的【圣墟】宛若神魔一般,风韵太像!

  其实,楚风嘴角想抽搐,他想骂娘,不是【圣墟】他要耍酷,而是【圣墟】真动不了。

  噗通!噗通……

  成片的【圣墟】人跪倒,在那里顶礼膜拜,面对这种骇人的【圣墟】景象几乎吓破胆,许多人在叩首,额头都出血了。

  效果好的【圣墟】出奇,一片又一片的【圣墟】人跪下,向楚风忏悔,额头血肉模糊,涕泪长流。

  楚风依旧酷酷的【圣墟】,如天神下界,可是【圣墟】心中却在诅咒,什么时候能动啊?他真不想这样装下去了,太辛苦,而且有点心惊胆颤。

  那剑光太可怕,只锁定他一人,哪怕根本无法触及他的【圣墟】身体与精神,但无形的【圣墟】“势”还是【圣墟】令他浑身僵硬。

  “无敌是【圣墟】多么寂寞……”黎琳还在唱呢,她不受影响,因为剑圣端木为救她而来。

  此时,黎琳眼神异样,盯着楚风,很想说,这混账太能装,连她都看不出破绽,真跟神魔子嗣般!

  优美的【圣墟】歌声飘荡,再加上九天落雷、恐怖符号、剑光等交织,这片地带说不出的【圣墟】妖异,气氛邪门。

  终于,楚风缓过一口气,身体还不能动,但能张嘴了,不过也很费力,他声音略有嘶哑,道:“祭品,至神至圣之物,给我!”

  他几乎是【圣墟】咬牙说出的【圣墟】,声音嘶哑,但越发显得冷酷。

  此时,银龟都佩服他了,暗叹,这小子真特么能装,太深沉了,太像了!

  蓬莱的【圣墟】人有不少连滚带爬,快速行动起来,去找好东西,要去宝库中寻祭品,对楚风敬畏为天神。

  他们害怕楚风身后那个恐怖圣人出来屠灭这里所有人。

  这时,端木的【圣墟】剑光终于止住,因为攻击无效,他自己却遭遇反噬,有圣人精血代替他被磨灭在地外空间。

  楚风终于能动,赶紧开口,让黎琳别唱了,他也有点头大,那剑圣太可怕。

  “你笑个屁啊!”他见到银龟正斜睨,发现他色厉内荏的【圣墟】虚实,正在暗中嘲笑,上去哐哐就踹了两脚。

  如果没有龟壳,估计这头杂血星核龟会被直接踩死!

  银龟想骂娘,它还真成出气筒了,接着它又被垫在桌子腿下面。

  “看你那龟样,和你的【圣墟】祖上一个德行,肉吞吞,没什么冲劲!”楚风倒也不是【圣墟】乱说,因为,早就刺激钧驮了,结果那老龟除却降下异象,在发怒外,并没有亲自动手。

  地球外,钧驮依旧盘坐战车中,始终没有露面,但现在却传出冷漠的【圣墟】声音,讲给两位两圣听。

  “我要杀的【圣墟】是【圣墟】余孽,是【圣墟】真正的【圣墟】圣人,而不想在这里浪费精血!”

  他猜测,这般针对地球,或许会有余孽跳出来,去进攻他所在的【圣墟】星球,真要那样的【圣墟】话,他会瞬间撕裂星空,直接杀回去,斩除余孽!

  他们星核龟一脉没有几个族人,早已安顿好,最不怕报复!

  不过,现在见到楚风又拿他后代出气,还在骂老乌龟,他还是【圣墟】怒了,是【圣墟】可忍孰不可忍!

  蓬莱岛屿五色大船上,黎琳露出异色,仰望苍穹,她对那消失的【圣墟】剑光有所怀疑,若有所思。

  “什么情况?”楚风询问。

  黎琳倒也坦然,她想给楚风造成一定的【圣墟】压力,道:“你还是【圣墟】放我走吧,我感觉像是【圣墟】一位前辈来了,他会带我走。”

  楚风嗤笑,地球场域复苏,就是【圣墟】圣人也进不来。

  “那是【圣墟】我祖师的【圣墟】知己,他救不走我不会罢手。”黎琳说道。

  楚风大笑,道:“应该是【圣墟】你祖师的【圣墟】追求者吧?”

  “不得乱语!”黎琳斥道,但是【圣墟】却有些无力。

  通过她的【圣墟】表情,楚风顿时明白,所猜差不多,顿时哈哈大笑,道:“这位圣人太蠢笨,追到最后美其名曰是【圣墟】知己,其实就是【圣墟】失败者。”

  “你少要编排!”黎琳顿时反驳。

  轰!

  原兽平台上顿时炸锅,居然挖掘出圣人的【圣墟】情感史,太新鲜了。

  “哎呦,真是【圣墟】没有想到,剑圣端木居然追求过黎妙圣人,结果失败了,哈哈……有这种黑历史啊!”

  “或许正是【圣墟】因为剑圣当年情感受挫,这才开辟出无敌剑道,嘿嘿……”

  原兽平台一片嘈杂声,噪音太大,人们兴奋而激动,对于圣人的【圣墟】黑历史无比感兴趣。

  解说员的【圣墟】脸顿时绿了,这种事太糟糕。

  至于几位特邀而来的【圣墟】名宿,也缩了缩脖子,这种事绝不参与,一个字都不带点评的【圣墟】。

  “嘿嘿,端木老家伙当年苦苦追求黎妙仙子,每天送麒兰花,风雨无阻,结果还是【圣墟】痛哭流涕而去。”

  就在这时,有圣人出现,在原兽平台上揭短。

  “天啊,刀圣出来了,真是【圣墟】这位圣人,他居然以认证的【圣墟】帐号登陆,发表看法,这是【圣墟】要逆天吗?!”

  有少数人知晓,当年剑圣和刀圣是【圣墟】天生的【圣墟】对头,因为年轻时都追求过黎妙圣人。

  现在没有人敢冒头乱点评,除非是【圣墟】那个级数的【圣墟】圣者。

  黎琳并不知道,她简单的【圣墟】几句话在星空中引发巨大震动,因为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现在各大星系都在观看楚风的【圣墟】直播。

  须知,地球在宇宙边缘,过去根本没有星际网络,她怎能料到如今被覆盖!

  剑圣端木这时脸色黑如锅底,他实在忍不住,一声大叫:“黎琳,你乱说什么!”

  同时,蓬莱岛屿中,也有杀气澎湃,一群老者横渡而来,带着大杀器想轰杀楚封。

  “小孽畜你敢诓骗我们的【圣墟】族人,找死!”

  蓬莱岛屿非常大,宛若一块大陆,楚风他们也只是【圣墟】在外部区域,这种声势能镇住普通的【圣墟】进化者,但岛屿深处的【圣墟】老怪物们却不吃这一套,若非如同大陆般面积巨大,距离太远,刚得到禀告,他们早就杀来了!

  “跑路!”楚风立刻命令黎琳。

  可是【圣墟】现在以写真集威胁,圣女黎琳都没什么反应,因为正在发呆呢,她知道是【圣墟】谁来了,真是【圣墟】剑圣端木亲临。

  轰隆!

  楚风赶紧亲自出手,驾驭五色大船,进行空间跳跃,没什么可遗憾的【圣墟】,他就知道没办法诓骗来祭品与至宝等。

  岛屿深处的【圣墟】那些人又不傻,怎么可能真个上当。

  能取得现在这种成就,他已经心满意足。

  “蓬莱岛上的【圣墟】孙子们,爷走了,记住你们都跪伏下来了,曾经对我叩首膜拜,以后别在爷面前装大半蒜,你们这群奴仆,脊梁骨早就断了!”

  嗖的【圣墟】一声,五色大船消失,进行空间跃迁。

  后面一群人简直气坏了,怒不可遏,耻辱啊,真是【圣墟】奇耻大辱!

  原兽平台上一群人看的【圣墟】有趣,哈哈大笑。

  在他们看来楚风太另类,不断挑战圣人的【圣墟】威严,本是【圣墟】一个草根与土著,让他们有强烈的【圣墟】认同感,都希望他多“冒犯”圣人几次。

  “这家伙真是【圣墟】我辈楷模啊,装完就跑!”

  “哎呦,这家伙太无耻了,占完便宜就逃,这是【圣墟】想气死那座岛屿上的【圣墟】人吗?不愧我辈中人!”

  域外,三大圣人脸色都不是【圣墟】多好看,他们发现原兽平台上的【圣墟】评论,居然对他们缺少认同感。

  刀圣又冒头,道:“这小子很对我胃口,行事就是【圣墟】霸道,直接抢走黎妙仙子的【圣墟】传人去做侍女,我当年要有他的【圣墟】这种霸气,也不至于如此,至于剑圣端木那个只知道哭鼻子的【圣墟】家伙就更不用多想了,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也只会抹眼泪。如果有一天楚风来星空深处,我刀圣请他喝酒!”

  这番话语带着狂笑声,引发原兽平台上很多人兴奋,希望他能再多说点什么,爆出猛料。

  剑圣端木气的【圣墟】手指头都哆嗦。

  不久后,惊天危机出现。

  因为,圣人发怒了,誓要灭掉楚风。

  圣人手段无尽,一旦付出代价,想杀一个人,只要不大肆破损地球,那肯定是【圣墟】能成功的【圣墟】。

  楚风驾驭五色战船,起初还很悠哉。

  蓦地,他猛然抬头,瞳孔急骤收缩,因为天空中密密麻麻,战舰横陈,宛若饺子般噼里啪啦,不断出现与落下。

  “异象?!”

  最初,他还怀疑,又是【圣墟】圣人的【圣墟】手段,造成天象,不是【圣墟】真实的【圣墟】。

  但马上他就毛骨悚然,驾驭五色战船,立刻就逃。

  “我看谁敢救你,谁能救你!”钧驮古圣开口,杀机森然,他一直没动手,但最后还是【圣墟】忍不住了。

  被人狂揍后代,还一口一个老乌龟的【圣墟】数落他,引发原兽平台许多人狂笑,钧驮古圣也受不了。

  在太阳系中,有很多战舰,一直在研究如何安全进入地球,现在被钧驮召唤过来,给予圣血庇护,让这些战舰降临。

  可以看到,不少战舰外都有红光,被一层秘力保护着。

  “我钧驮要杀人,还没有杀不死的【圣墟】!”钧驮冷漠说道。

  “钧驮老王八,爷就是【圣墟】不死,你能奈我何!?”楚风叫板,他的【圣墟】耳中听到钧驮的【圣墟】森寒话语,透过空间传至。

  轰!

  下一刻,他感觉到死亡威胁,有战舰发光,向他进攻。

  而且,有机械族强者浮现,身上包裹着淡淡的【圣墟】红光,从苍穹上向着他俯冲而来。

  这是【圣墟】在消耗圣血,得以庇护,进入地球,要杀楚风。

  圣人在付出血的【圣墟】代价,送机械族下来,誓要击毙楚风,不给他活路。

  “遭了,这次装大了!”楚风面色变了,暗暗咋舌,真玩大了,从未有过的【圣墟】危机出现,这是【圣墟】生死劫,大难临头!

看过《圣墟》的【圣墟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  深渊主宰  大魏宫廷  白袍总管  圣墟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都市奇门医圣  房贷计算器  山东布洛尔  凡人修仙传  房贷计算器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笔趣阁  谎话大王  调教大宋  贞观帝师  白袍总管  深渊主宰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努努书坊  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