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墟 > 圣墟 > 第八百二十九章 全灭

第八百二十九章 全灭

  山地中,楚风果断出手,横击这些人,一个人拦住多名宇宙级天才。

  “楚兄,你这是【圣墟】在逼我们,不给我们活路,你自己也不会好受!”道子金鳞说道。

  “匍匐过来受死吧!”楚风喝斥。

  阴阳之光飞射,十分犀利,伴着魂光与阳气,轰杀向前。

  “镇!”金鳞道子一声轻叱,唇齿间飞出一个银色符号,而后化成大山般,向着楚风这边镇压而来。

  与此同时,释宏宝相庄严,双手合十,浑身绽放刺目的【圣墟】金光,如同一尊佛陀复苏,他双手结印,而后猛然轰出一记可怕的【圣墟】法印。

  道子与佛子联手,一刹那就动用顶级绝学,轰出两片光束,如同山洪爆发,像是【圣墟】星海决堤,倾泻而来,轰隆作响,能量沸腾,异常恐怖。

  楚风一声冷哼,阴阳之光旋斩,硬撼两人的【圣墟】秘术。

  轰!

  这片地带发出巨大的【圣墟】轰鸣声,魂光风暴席卷,精神能量激荡,震慑人心。

  “一起上杀了他!”白凤族少主低吼,招呼其他人一起上。

  哧!

  黄金天蛛吐出一条金色丝线,瞬间交织成网,喷薄出去,笼罩向楚风那里。

  羽化神体则满身都发光,周围飘起羽毛般的【圣墟】光雾,而后他如同举霞飞升般,猛然拔地而起,悬在高空中,向着楚风轰杀出一道又一道宛若飞仙般的【圣墟】光束。

  当!

  楚风祭出魂钟,黑色的【圣墟】钟体变大,而后悬在他头顶上方,发出悠悠钟鸣,震出可怕的【圣墟】涟漪能量。

  一瞬间,许多攻击向他的【圣墟】妙术就被挡住了。

  甚至,那金色的【圣墟】黄金魂光蛛网落在钟体上也哧啦一声,被焚烧的【圣墟】化成一缕缕黄烟,就此不复存在。

  远处,地面上,螣荒看着那口黑色的【圣墟】魂钟,有吃惊,也有绝望,他就是【圣墟】因为听说这口钟有问题,才深陷进来,结果自己要完蛋了。

  “我恨……”

  最终,螣荒比这里所有人都先死,浑身血液发臭,周身带着腐烂的【圣墟】味道,脖子僵硬,脑袋耷拉下去,死在这里。

  他是【圣墟】神兽,注定要活数百年以上,跟神祇的【圣墟】寿元相仿,结果却早逝。

  远处,释宏、金鳞等人都心有寒意,一位亚圣就这样死了?

  他们对楚风越发的【圣墟】忌惮,这个人年岁不大,可是【圣墟】自从出世以来一路上所向披靡,最后连亚圣都能害死,有些可怕。

  “来吧!”楚风喝道,现在螣荒死了,他彻底放下心,可以全力以赴了。

  不然的【圣墟】话,他始终分心,在盯着螣荒,怕这条螣蛇抽不冷子反扑,在临死前给他来一下狠的【圣墟】。

  现在看来,他高估了螣蛇,或许也可以说低估了灰色的【圣墟】诡异物质。

  “各位,没什么可说的【圣墟】,要么杀了他,要么他杀了我们,动手吧!”道子金鳞喝道。

  现在唯有破釜沉舟,一战到底,不然的【圣墟】话所有人的【圣墟】麻烦都大了,他们可能会被杀个形神俱灭,毕竟楚风手中有黑色魂钟,这是【圣墟】大杀器。

  “哧!”

  此时,道子金鳞的【圣墟】身体一下子变的【圣墟】刺目起来,一道略微泛白的【圣墟】金属光华从他的【圣墟】魂光中冒出,带着恐怖的【圣墟】杀机。

  这是【圣墟】道族为他准备的【圣墟】天地奇珍物质,属性为——金!

  早已跟他魂光相合,凝练为一体,演化一术破万法。

  这一刻,金鳞的【圣墟】魂光无比的【圣墟】慑人,整个人如同剑锋,又像是【圣墟】一杆天戈,要毁灭一切,拥有强大的【圣墟】金属杀劫之力。

  金鳞是【圣墟】一个追求完美的【圣墟】人,以道族的【圣墟】强大底蕴,自然也能为他寻来其他物质,跟他融合后,可练成其他战技等,但是【圣墟】他不走那样的【圣墟】路,只渴恰臼バ妗矿天地奇珍物质,要练最强的【圣墟】术法。

  所以,他得到一种天地奇珍后,就用它不断吞食其他奇异物质,滋养这一道奇珍,杀伐力恐怖。

  这还是【圣墟】金鳞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动用,上一次,众人在血色山峰前围猎楚风时,他都没有显露。

  嗡!

  果然,一道泛白的【圣墟】金属杀伐能量浮现后,虚空都在轰鸣,金鳞出手了,以此光华凝练成一杆长矛,向着楚风刺去。

  与此同时,楚风催动自己的【圣墟】阴阳二气,它们也演化出成熟杀式,变成阴阳剪,悬在高空中,直接向着那长矛剪去。

  当!

  火星四溅,剧震过后,能量沸腾!

  道子金鳞神色凝重,这是【圣墟】出师不利,对方的【圣墟】阴阳二气果然可怕,不愧为两种天地奇珍物质,挡住了他的【圣墟】必杀式。

  他以前并非没有动用过自己的【圣墟】天地奇珍物质,但是【圣墟】,见到过的【圣墟】人都死了,一术破万法,那可真是【圣墟】摧枯拉朽,横扫过去,没人挡得住!

  现在,他直接被楚风给挡住。

  轰!

  释宏咆哮,如同佛陀怒吼,浑身金光万丈,造成了恐怖的【圣墟】能量袭击,让周围的【圣墟】山峰都炸开了。

  要知道他现在只是【圣墟】魂光状态,没有肉身,就这么的【圣墟】可怕,强势攻击楚风。

  当!

  楚风震动魂钟,顿时黑色涟漪扩散,钟波大作,跟释宏的【圣墟】金色能量浪涛撞击在一起,顿时绞碎一片山岭,让这里一片狼藉。

  甚至,连黄金天蛛、白凤族少主等人都遭遇波及,踉跄倒退,嘴角溢出魂血。

  “各位,杀吧,不要留后手,全力以赴!”金鳞道子喝道。

  哧!

  他再次催动他金属性的【圣墟】天地奇珍物质,事实上已经跟他的【圣墟】魂光凝结为一体,演绎出妙术。

  一般都是【圣墟】稀有奇异物质才能与魂光熔炼在一起,而且,抵达亚圣层次后,就彻底不可分离了,随魂光存在而存在,随魂光湮灭而湮灭。

  同时,这也意味着,掌握有天地奇珍物质的【圣墟】人,到了亚圣层次后会更厉害,因为他们的【圣墟】魂光很难毁掉。

  而今天无论是【圣墟】楚风,还是【圣墟】金鳞,都有机会得到对方的【圣墟】天地奇珍物质。

  他们都未达到亚圣层次,体内蕴含的【圣墟】天地奇珍物质还可以分离出来。

  这片地带乱了,发生激烈大战,道子金鳞、佛子释宏、黄金天蛛等,共有十几人一起围攻楚风。

  楚风头上悬钟,一边催动阴阳二气,一边双手捏拳印,轰杀向对手。

  哧!

  这一次,金鳞道子的【圣墟】金属性天地奇珍物质与他的【圣墟】魂光共鸣,化形为神剑,立劈而来。

  轰隆!

  楚风的【圣墟】阴阳二气演化,成为一座洪炉,焚烧苍天,炉盖开启,将那口剑吞了进去,进行熔炼。

  这是【圣墟】阴阳炉,包括前面的【圣墟】阴阳剪,都算是【圣墟】阴阳二气的【圣墟】成熟杀式,当初映谪仙为楚风详细讲解过。

  咚!

  剧烈震动间,阴阳炉欲炼化那口剑,到了最后,炉盖突然打开,从当中喷薄出无数的【圣墟】火光,烧向周围其他人。

  杀!

  楚风自己也在动,捏拳印,施展闪电拳,砰的【圣墟】一声,当场将其中一人打碎,打爆,成为魂光之雨。

  当!

  同时,魂钟一震,将那光雨覆盖,收进大钟内。

  “各位,你们看到了吗,落在他手中没有好下场,连魂光都逃不了。”此时,连释宏都在大喝。

  “杀!”

  十几人一起出手,楚风激战他们,也动用了全力,轰的【圣墟】一声,魂钟飞出去,突然将一人砸爆。

  “轰!”

  楚风周身光芒大盛,阴阳二气绕体,守护他自身,他头上悬着大钟,直接就这么俯冲过去,在人群中厮杀。

  噗!

  他一把抓住白凤族少主,猛力一撕,将此人扯为两半,钟波一震,又将他化成光雨。

  轰隆!

  接着,楚风快如电光,发出爆鸣声,拳印璀璨,如同两轮金色的【圣墟】太阳炸开,他不断轰击向黄金天蛛。

  结果,那些魂光蛛网全面破灭,被楚风的【圣墟】拳头与魂光绞碎,焚烧成虚无,楚风的【圣墟】双拳轰进黄金天蛛的【圣墟】躯体中,让他的【圣墟】魂光炸开。

  杀到魂血激荡,楚风直接将头上的【圣墟】大钟掷出,轰的【圣墟】一声,砸在释宏的【圣墟】身上,让他大口咳血,横飞出去。

  而楚风自己则扑向金鳞道子,跟他激烈搏杀。

  当妖妖带着众人风驰电掣接近时,这片山地已经安静下来,没有了战斗的【圣墟】声音。

  “天啊,我问到了魂光碎掉的【圣墟】味道,我爹他死的【圣墟】好惨啊。”

  小道士隔着很远呢,还在地平线尽头就开始嚎叫。

  “天灵灵,地灵灵,老爹英灵快显灵,听小道天尊号令,速速现身!”小道士开始招魂,他在路途上就开始做法了。

  嗖的【圣墟】一声,妖妖的【圣墟】速度何其快,带着他们直接降落在这片山地中。

  然后,他们看到了战场中的【圣墟】情况,第一眼就发现螣荒,死的【圣墟】不能再死了,散发腐烂味道,像是【圣墟】一下子苍老一万年,这位亚圣死相凄惨。

  接着,他们看到山地中魂光碎片太多,无法飞走,被一口黑色魂钟镇压,魂血四溅,到处都是【圣墟】。

  在那里,楚风一个人站着,他没有死,只是【圣墟】嘴角有魂血溢出而已!

  众人顿时放下心来,长出一口气,露出笑容。

  “我就知道,楚风兄弟会活蹦乱跳的【圣墟】出现,果然无恙!”老驴大笑道,没敢儿啊儿啊的【圣墟】乱叫唤。

  “爹,你还活着?!”小道士也叫嚷,很明显略带惊慌。

  “逆子,你给我过来,刚才在干什么?”楚风喝道。

  “我不是【圣墟】担心你吗,刚才在为你念平安咒,祝你平安。”

  “毛线祝你平安,你刚才是【圣墟】在招魂吧?!”楚风想拍死他。

看过《圣墟》的【圣墟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开天录  努努书坊  开天录  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  三寸人间  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  修真聊天群  深渊主宰  深圳民升激光  神级奶爸  谎话大王  三寸人间  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  贞观帝师  白袍总管  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  郑州卧龙游乐设备  凡人修仙传  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  修真聊天群  调教大宋  正道潜龙